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车上被二代破处
车上被二代破处

车上被二代破处




夜深人静的时候,一个高中的女孩子在街上行走着,她叫静,是宜和高中一年级的女生,满十七岁。九月份的时候,她刚从山沟里来到这个学校,感觉一切都是新鲜的。她喜欢一个人到外面去呼吸新鲜空气,这正是周末,同学们都回家了,她家远在山沟,回去麻烦,一个人在学校呆着了。晚上的时候,闲着无聊,就独自一个人出去逛街了。

突然,一辆小车从她身边飞奔过去,刮起了一阵冷风,把她咖啡色的裙子都掀了起来。不错,那小车上坐着的正是李钢的儿子,李铁,是宜和大学大一的学生,学的是钢铁专业。那小车从那女孩飞过去的一刹那,他从小车的反光镜上看到静掀动的裙子。心神荡漾,心想,这么晚了,还有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一个人在街上,如果把弄上车,再去开个房…… 想到这些,他胯下的铁炮马上硬了起来,把裤子顶得高高的。钢炮只是属于他老爸了。他马上把车倒了回去了,慢慢的停在静的前面。

“朋友,那么晚了,你怎么还一个人走呀,你家在哪里呀,我送你回去吧!”脸上忍不住挂满了淫荡的笑容。

静从他的笑容中也可以看得出人,这人肯定是条色狼,心里不由的害怕起来。“早知道不一个人出来了。”她心里想。“不用了,我家就在附近,我——我自己走可以了。”静拒绝了他。但没想到,那色狼居然热情得下了车来,硬拉着她的手。“来嘛!”“不用了,我自己走回去!”李铁看到这女孩子那么不给面他,火了。说真的,他在学校的时候,都是女孩子们像苍蝇一样争相扑向他,争着跟他上床。李铁狠狠一巴掌甩了,“骚货,少装清纯了,给我上车。你知道我爸是谁吗?我爸是李钢!”静被她打得昏昏沉沉的,然后被他抱上小车。然后找了个背静点的停车场把车停下来,才开始去糟蹋后座上的女孩儿,他自己三两下就把身上衣服脱得精光。“你也把衣服脱了吧。”他跟静说。静没有看过这样的架势,吓得真颤抖。尤其是看到李铁那根又长又大的肉棒硬硬的挺向天空,更是害怕。她双紧紧护着胸部,“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。”已经是一个种乞求的语气了。

看到这女人这般不配合,李铁很是恼火,看来是要霸王硬上弓了。他那条铁棒已经征服过无数的女人,不过也有无数的女人巴不得让他征服。他向静扑了过去,然后紧紧抱着她,嘴巴生硬的向静的脸靠去。静双手被压着,动弹不了,只能不断的摇头来躲避他嘴巴的侵袭。“我爸是李钢,你再不老实我就脱光你的衣服把你扔到街外面去!”李铁凶狠的说。受到这一威吓,静怕了。被脱光衣服扔在街上,让别人知道了,那还有什么脸面活呀。她不敢动了,李铁开始吻住她的嘴唇,正用舌头探索静的口腔里,然后连静的舌头也一同搅动起来。

“来,宝贝,把衣服脱了吧。”他变得温和起来了。静知道这温和的背后是什么,不敢反抗了。两手哆嗦的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。当李铁看到衣服里裹着一具如此美丽的胴体后,心跳都忍不住加快了。胸部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,就像两个青苹果一样,挺挺的,长得十分诱人。她的下面是一片淡黑色的绒毛,肥肥的阴户紧闭着,只露出一条小小的内缝,恐怕连针都放不进去了。“我的大肉棒插入这样的穴中,肯定爽死了!”李铁想着,不停咽着口水。

“你太美了。”他忍不住说了出来。静低着头不敢看他。他又重新把静抱在怀里,慢慢的吻着他的小嘴,他决定用“真本事”征服这个女孩子。双手开始轻轻的抚摸她的双乳,时不时就温柔的抓一下,或捏一下。静一开始心里还对抗着的,但一遇到这样的攻势,全身不由的麻麻的,从唇齿间,从双乳传出来的快感慢慢的散向全身。她全身都软了。

“没想到男人都这样厉害的。”静心里暗暗吃惊。她的下体也开始有感觉了,就好像有小虫在她肉穴里爬动,又舒服又难受。她知道她这次是逃不了如来佛的五指山了,也逃不了孙悟空的金箍棒了。

李铁握着她的手,指引她的手摸向自己的肉棒。静是第一次摸着男人的阴茎,硬得像铁一样,但却又有与众不同的温度。硕大的龟头已经在流出水了,粘到静的手上,滑滑的。她已经满脸绯红了,情不自禁有开始套弄李铁的肉棒。李铁看到这情形,知道这纯情的女孩子已经成为他囊中之物。于是一只手从嫩乳上腾了出来,滑过她的腹部伸向那紧闭的阴户,轻轻的在门缝外面摩擦,时不时用中指陷下肉穴里去。“啊——”静终于受不了呻吟了出来,泉眼活了,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泉眼里流了出来,流在腿上,甚是动人。李铁是个懂风情之人,看到这些清澈的溪水流走了怪可惜的。于是把静放在床上,自己伏下腰去,去吸吮那流出来的溪水。舌头也开始在肉缝间舔着,让静产生了一种欲生欲死的感觉。

静的呼吸不由的急促起来,当李铁的肉棒在她嘴边徘徊的时候,她深深的含进去。几分钟后,李铁感觉自己的肉棒快要爆炸了,赶紧从静嘴里抽了出来。对着静的阴户插了进去。因为静的阴穴太小了,李铁的肉棒在里面举步唯艰。李知道了自己开垦到处女地,心里更是狂喜。肉棒在处女膜停了几分钟,突然用力一沉,啵,穿进去了。静感觉下身是炙热的疼痛,啊的大声的喊了起来,眼泪不由的流了出来。殷红的血随着肉棒的抽插在阴户中渗出。

李铁看到自己能开垦到那么宝贵的处女地,开始怜悯这女孩子,吻干她脸上的泪水。“我会温柔的抽插的。”他认真起来。

静觉得自己已经沦陷到这样的地步了,也没必要无所谓反抗了。配合他快点结束这场恶梦。她对李铁点了一下头,李铁果然很认真的抽插,三浅一深的,每一次温柔的撞击都让痛和快乐交融着,不停的呻吟起来。“啊,啊——”

“我这铁炮开始让你舒服了吧?”他本来想说是钢炮的,无奈钢炮已经被他老爸李钢拥有了,只好以铁炮代之。李铁的铁炮一件能打持久战的武器,半个小时了,他还不停抽插着。而且一次比一次有力度,深度,硬度。静已经泄了五六次了,破处时的疼痛已经被源源不断的快感和高潮代替了。“原来做爱是那么舒服的。”她心里想道。下体的淫液早已经把车里的真皮座椅染得一塌糊涂,整个车厢内里全是他们糜烂的呻吟声。

李铁知道自己的全部力量已经聚集在他的肉棒上面,要进行最后的冲刺了,于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而且次次都直抵静的花心。静已经完全没有力气,只是躺着,感受着下体源源不断传出来的快感,一次又一次升天,快乐死了。“啊——”李铁突然迸出吼叫来,所有的精液全部灌进了静的子宫里,然后倒入静的怀里。

静推开了这一个陌生的男人,他的铁棒已经软了下来,滑出了静的阴穴,带出了一滩男人的精液。因为这男人不停抽插,她的两片阴唇已经肿了起来,将已经张开肉缝又重新关闭了起来。她静静的哭了,梦要结束了。

一个人走在街上,开始向另一个人生的方向走去。

【完】